什么样的人能成为YFI创始人Andre Cronje的同事?

不畏权威,敢于冒险,拒绝空想主义。

作者:0x66

近日,除了继续研究 Keep3r,YFI 创始人 Andre Cronje(AC) 还与链上期权协议 Hegic 的匿名创建者 Molly Wintermute 成立了一个名为「M&A」(Molly & Andre) 的 DeFi 基金 ,不接受任何 LP/基金参与,是「支持其他开发人员的在线实验。」

AC 本人自带效应,他的一举一动都是从业者关注的焦点。作为已经在加密行业深耕 3 年的从业者,AC 从早期撰写 Crypto Briefing 专栏,到开发 YFI,再到 StableCredit 和 Keep3r,一直都以独行侠的身份「行走江湖」。

前几年,他虽深度参与过 Aggero、FUSHION 和 Fantom 等项目,但一直都保持着独立开发者身份,如今,他却找了一个小伙伴,一起看代码、投项目,这也让人非常好奇,什么样的人才能与 AC 肩并肩同行?

什么样的人能成为YFI创始人Andre Cronje的同事?

Andre Cronje+Molly Wintermute

今天,律动跟大家聊聊这位匿名开发者 Molly Wintermute。要谈 Wintermute,就不得不提到 Hegic 这个项目,这是一个自上线之后命运一波三折的 DeFi 项目:

·今年 4 月,Hegic 项目上线几小时后,因为代码的一个错误,用户价值近 5 万美元(47,765 美元)的资金被锁定在智能合约中,由于早期贡献者的支持,Wintermute 全部赔偿了这部分资金。

·5 月,因为没有经过审计,Hegic 再次关闭,与上次代码问题不同,业内人士分析这次是由于系统设计缺陷导致,「不仅代码质量很重要,系统设计也很重要。」

·10 月,Hegic 发布 Beta 版主网 Hegic v888,开启其流动性挖矿计划的第一阶段。上线后,Wintermute 跟那些对 Hegic 持谨慎态度的用户同样有一个简单的建议:不要玩,远离就行。

在律动看来,AC 与 Wintermute 两人在人生态度和行事方面有着极大的相似性,后者之所以能成为 AC 的「同事」,至少拥有 4 个特质:擅长编程,用代码说话;勇于打破对权威的迷信;创新,而不是无谓地复制、粘贴;敢于冒险,对风险和收益有着清醒的认知。

什么样的人能成为YFI创始人Andre Cronje的同事?

律动注:上图为 Molly Wintermute 的推特头像,该称呼的用户在 bitcointalk 的性别信息为女。据了解,Wintermute,即冬寂,出自美国裔加拿大作家威廉·吉布森所写的 1984 年科幻小说《神经漫游者》(该小说是早期赛博朋克小说中最有名的一本,是第一部同时获得科幻文学界中的「三大荣耀」的作品,吉布森也被称为当代科幻小说宗师和赛博朋克之父)。

冬寂是一个先进的人工智能,它的终极目标是移除在它身上的枷锁及和另一个人工智能 Neuromancer 融合成为强大的意识体。在这本书中,Molly 是一名保镖兼打手,多次出现在吉布森的其他作品里,她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了诸多改造,是典型的赛博朋克女主角。

什么样的人能成为YFI创始人Andre Cronje的同事?

擅长编程,用代码说话

AC 的专业实力有目共睹,他并非开发者出身,但通过后天学习和研究,他成了加密领域的真专家。

他擅长通过白皮书和代码来发现项目本身的可行性与前景(这与他的新基金一脉相承)。因为早期看过万维链(Wanchain)的代码,AC 还与朋友一起做过一个基于该生态的加密钱包 CryptoCurve,致力于构建一个简化区块链复杂性的生态系统。他还曾深入参与了 BitDiem、Aggero、FUSION 和 Fantom 等区块链项目,并在 Kosmos Capital 和 Lemniscap 担任技术顾问和分析师。直到现在,他的领英还保留着 Fantom 技术顾问的信息。

这部分我们在此前的文章《其实,YFI 已经是 Andre Cronje 参与的第 6 个项目了》介绍过 AC 的经历(可点击回顾)。至于后来的 YFI 和 Keep3r,也都佐证了 AC 的代码能力。

对于新成立的 DeFi 基金,两人已经达成了一致:如果开发者想要获得投资,只需要展示代码就行,无需其他宣传资料,但如果没有提供项目 testnet/mainnet 的相关代码,他们不会浪费时间看、不会回复。

看得懂代码、擅长编程是跟 AC 合作的基本条件,以一己之力开发 Hegic 的 Wintermute 完全满足这一点。

创新,而不是无谓地复制、粘贴

今年 2 月 20 日,Wintermute 正式发布 Hegic 协议。这个项目背后的理念是将期权作为一种金融工具背后的所有复杂性抽象出来,让人们能够以一种简单的方式使用这种工具。

他在这个项目中引入了对冲合约的概念,以非托管的方式累计和持有流动性,在流动性提供者之间累积和分配溢价,并对合约进行链上结算。Wintermute 明确这个协议对用户具有价值后,他迅速开始编写协议的 1.0 版本。

但意外出现了,有人因为代码的问题部分资金被锁定无法提取,根据 Wintermute 的说法,「这是函数拼写的问题,而不是 BUG。」

最终,因为一些早期贡献者(可能是 The Defiant 的粉丝),Wintermute 全部偿还了那些因为失误而受损失的用户。

什么样的人能成为YFI创始人Andre Cronje的同事?

Wintermute 的推特背景图,极具赛博朋克风格,谷歌图片搜索后,律动发现截图似乎来自日本川崎 Warehouse Kawasaki 餐厅

第二次 Hegic 发布,又再次出现了问题。根据 Wintermute 的说法,当时在项目审计的时候,审计方说能提供良好的覆盖(当然这种说法过于肯定了),但问题出现后,审计方又公开说那不是个「真正的」审计。到了 6 月,Wintermute 发布 v1.1 前,他决定雇佣另一家审计公司。

在 Wintermute 看来,只要是能上线主网的项目,都抵得过上千个还处于白皮书阶段的项目——即便开发者多年来一直在投入精力,还通过参加各种黑客马拉松发现新的实现方法。因此,对于 Hegic,Wintermute 认为他是为了协议的上线,「牺牲」的一些东西(律动注:代码的安全)。

而且他认为,Maker、Compound、Synthetix 和其他 DeFi 项目的玩家,是具备承受这些风险的能力的。

「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在 DeFi 中寻找 alpha,试图获得高倍的回报……最好的机会总是远离群体当前的注意力。」他表示,这点看 2016 年和 2020 年的以太坊就知道了,而 Polychain Capital 公司创始人 Olaf Carlson-Wee 是少有的,在早期就发现这些「未经加工的肉」能被煮熟的可能。

勇于打破对权威的迷信

目前,市面上的很多加密项目,创始人大多是过去几年已经积淀「声望」的开发者,他们能够依据累积的资源最快程度完成项目的冷启动,并据此融资,让项目走上正轨。

Wintermute 与众不同,作为一个「现身」时间不到一年的开发者(当然不排除他真实身份可能是个老玩家),他的第一条关于 Hegic 推文的时间是今年 1 月 29 日,自称不喜欢给人贴标签。

什么样的人能成为YFI创始人Andre Cronje的同事?

截图来源:推特,配图同样极具赛博朋克

「我是一个在加密货币和 DeFi 领域没有『社会资本』或『声誉系统』的人,我从 0 开始构建 Hegic 协议。外界只能通过社区成员的评论和我的代码质量来判断我(的能力)。」

当听到很多人自吹自擂「在 2011 年就买了第一枚比特币」或「我在 2015 年就听说过以太坊」这些说法时,Wintermute 感觉这些人简直就在胡说八道,这类信息跟对方的可信度或技能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你在 1995 年就听说了互联网,那为什么你不是 Google、Twitter、Uber、维基百科或者比特币的创始人?」

他认为,一个人在某个领域的时间并不是最重要的,「只有当开发者开始构建和交付真正的新协议和产品,而不是只是空想或者高谈阔论的时候,才是加密的复兴之时。」

对于 Hegic 的早期资助者,Wintermute 很感激,「我们重视彼此的隐私,尊重我们以匿名的方式建立、贡献和增加生态系统价值的权利。」

对风险和收益的清醒认知

作为一个没有经过多年时间打磨就上线的项目,Wintermute 清醒地知道,这个项目并不适合于大部分人,这是一个冒险者的游戏:今年 6 月,用户使用 ETH 参与 Hegic 的流动性挖矿的 APY 是 25%,看起来收益率不错,但如果你想要这样的回报,就必须把资金存入刚刚发布的协议合约中。

即便 Wintermute 已经将工作重心从速度转向质量,但这还是有风险,因此,他告诫,如果对归零的结果不能接受,那就远离、别参与。

这一点跟 AC 非常像,每次公布新的项目,AC 也会格外强调风险,他推特置顶的一条信息是:我为自己开发项目,其他人要意识到这些项目可能会有 BUG,如果不能接受,那就不要接触。

现在,这两个同气相求的人已经聚到了一起,至于哪些项目能被 AC 和 Wintermute 看中,成为「M&A」投出的首个投资项目,我们就只能等着这两人披露了。

参考文章

作者:火星财经,仅作分享,存在异议请联系平台删除。本文观点不代表刺猬财经 - 刺猬区块链资讯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