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资本丰驰:我喜欢伺候人

丰驰是小龟区块链中国行北京站中受访时间最短的嘉宾。不到半个小时,我们就聊完了,而别的嘉宾基本会和我聊1-2个小时左右。

 

但这不妨碍,我很喜欢丰驰,哈哈。可能是因为这个圈子有趣的90后并不多。不仅说话好听,而且声音也巨好听。

 

 创世资本丰驰:我喜欢伺候人

丰驰本人和创世的介绍下面有,小龟就不介绍啦!

 

丰驰:Hello,大家好,我是丰驰,创世资本的CEO。创世资本应该是这个行业中最早的区块链投资基金之一,我们主要有三块业务,第一块业务是投资,第二块业务是孵化,第三块业务是投行。

 

我们是一家非常喜欢服务和伺候创业者的基金。我们有这个基因,也很享受这个过程。一个海外的项目方曾经评价创世资本,创世是一帮愿意帮助有野心的人改变世界的一群人。我觉得说得很准确,当然他当时说的是英文。

 

 创世资本丰驰:我喜欢伺候人

小龟:我其实对这个问题挺好奇的,你平常跟你女朋友聊工作吗?

 

丰驰:我现在没女朋友。曾经有。你是知道是谁?

 

小龟:我不知道。

 

丰驰:现在没了,曾经有。肯定会聊,我觉得工作对我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小龟:喜欢听什么歌,以及你是什么星座的?

 

丰驰:天蝎座,上升摩羯月亮狮子,所以四大天王我占三个。所以大师曾经就送了我四个字,叫孤独终老。

 

小龟:我也觉得我会孤独终老。

 

丰驰:对,然后喜欢听什么歌是吧?我比较喜欢Hip-Hop。国外歌手,我会比较喜欢Eminem的歌,国内歌手,我比较喜欢Jony-J

 

小龟:你一般选在什么时间进行思考,还是随时随地思考?

 

丰驰:我曾经是晚上多一些,或者是开车等红灯的时候。

 

小龟:你刚才说你喜欢Jony-J,为什么啊?

 

丰驰:就是词儿好。

 

小龟:你每天会把时间花在哪些人,哪些事情上?

 

丰驰:好问题!工作上基本上就是跟创业者在一起多一些。因为我们本身有服务属性,所以我们所有同行也都是我们的客户嘛,所以跟大家在一起时间多一些。

 

 创世资本丰驰:我喜欢伺候人

然后,我会强制要求自己跟一些有明确标签的有意思的人在一起。我认为我自己是一根项链,如果穿的是石头,那就是石头项链,如果穿的是金子,那就是金项链,如果穿的是钻石,那就是钻石项链。

 

所以,我希望找到更多钻石或金子,跟他们在一起聊天,吸收营养。

 

小龟:创世资本2019年的计划是什么?

 

丰驰:其实年初我们挺悲观的,我们的计划就是活下去。我说的不是钱的层面能活下去,而是坚持下去。我认为熊市是一次大洗牌的机会,只要你还在就好。从去年到今年,你会发现有很多人已经不在了。坚持,且能够持续做正确的事很重要。

 

 创世资本丰驰:我喜欢伺候人

我们今年比较看好东南亚,会比较在意跟连续区块链创业者在一起。在以前的股权市场,VC其实很喜欢投资连续创业者,我们发现区块链行业有很多的区块链连续创业者。

 

小龟:你们为什么看好连续区块链创业者呢?

 

丰驰:因为区块链本身比较复杂,需要理解金融、技术、商业。很多人进入这个市场后有两种反馈,一种是觉得自己不行了,以前互联网这一套我都懂,为什么区块链我就不懂了。另一种人比较自卑,觉得我什么都不懂,但他经历过一次以后就知道节奏应该是什么,处理问题的思维逻辑有什么不同。

 

小龟:你评价一下你的几个合伙人呗?

 

丰驰:泽宇是所有人的源泉。如果没有他,就不存在创世资本。我先认识的泽宇,我把怀阳介绍给了泽宇。李荣彬是我的投资人,而齐哥是怀阳的前合伙人。所以泽宇是源头,而且他很喜欢分享,他很东北人,很仗义。

 

怀阳是属于那种狙击手型,他一年都不怎么出来,但是每次出来都是收获颇丰。所以他思考很深,大部分时间都在思考。 李荣彬属于专家型的人,他对金融体系,对区块链本身都有很深的研究,你可以理解为他是我说的钻石。

 

齐燕杰齐哥是清华物理系毕业的科学家,一般一坐就是一天,也不说话,属于研究型的人。

 

小龟:你们创世的几个合伙人是不是都挺喜欢音乐的?

 

丰驰:对,但是大家喜欢的风格不太一样。对,怀阳现在他喜欢电音多一些。

 

小龟:我看他曾经在朋友圈秀过弹琴。

 

丰驰:对,他唱歌很好听。李荣彬以前是玩乐队的,所以他喜欢摇滚。我喜欢HIP-HOP,然后泽宇应该喜欢抖音的歌。

 

小龟:为什么泽宇喜欢抖音的歌?

 

丰驰:东北人嘛!我开玩笑的,我觉得他比较喜欢流行音乐。

 

小龟:你们几个人性格应该有一些不同吧?

 

丰驰:我觉得泽宇属于那种比较喜欢分享比较仗义那种。怀阳是温州人嘛,他还挺有商业头脑的。李荣彬属于比较朋克,他有自己的观点。我比较喜欢自己贴标签,爱憎分明。而且,我们几个有一个共性,就是喜欢分享。

 

小龟:你们几个人是怎么做到这么默契的?

 

丰驰:怀阳曾经说过,对创世来说,最重要的是大家在一起!大家互相分享互相尊重,也不太干扰彼此,而且我们规则制定得比较好。

 

小龟:你们有什么规则?

 

丰驰:比如钱怎么分,大家互相的相处的边界是什么。

 

小龟:你们是怎么发现积木云这个项目?积木云应该不是你说的连续区块链创业者吧?

 

丰驰:他所在的那个阶段不一样。他的那个阶段其实是刚到初步竞争的阶段,所以那个时候需要的是差异化。他们是以前我在36氪认识的一个VC推荐的,我们聊得很好,所以一起来做。

 

小龟:在这个过程中,你们主要帮助他们完成一些什么事情?

 

丰驰:我曾看到一个词,我觉得特别好,这个词叫积极股东策略。我们帮助他们完善区块链金融和区块链商业层面。他们的技术、团队都很好,但是如何理解区块链市场的规律,如何不像其他项目淌很多坑,如何快速调动行业资源,这是我们帮他们完成的。

 

另一方面,我们也帮助区块链项目完成经济体系及方向定位方面的改进。

 

小龟:那你们的孵化有什么特别之处?

 

丰驰:我们有一个词叫积极股东策略。我们深入到项目中去,帮他们一起推进。我们更像教练,告诉他如何训练,如何把不擅长的地方补足,如何少走弯路。我们这帮人真的比较喜欢伺候人,说实话挺累的,又累又不赚钱。

 

小龟:比较喜欢伺候人?

 

丰驰:对,就是喜欢!我们有一个文化叫做通过付出索取,我们喜欢帮助这些我们认为有意义的事和人变得更好,这件事真的会让我们发自内心地觉得开心。

 

小龟:真的吗?

 

丰驰:真的,做事无非就是追求名和利。其实,挣钱的都在二级市场。

 

小龟:是不是因为你们已经有挺多钱了?

 

丰驰:有一定积累了。

 

小龟:创世的投后有个从战略到策略到资源对接的说法,你们如何从战略层面给到这些项目或者创业者建议呢。

 

丰驰:这应该是我发布会的时候说的。我之前听过一个比喻形容战略特别好。如果你在一条山路上,假设你开的是法拉利,后面有辆兰博基尼,兰博基尼如何在山路超过法拉利。这时候,你有很多不同的路径,有很多战略选择。

 

我认为我们是横向视野,能比较快速且准确地看到全局的面貌,能帮助项目快速找到它存在的间隙机会,或者在哪个市场哪个阶段会有机会,我们会给他们差异化的定位和建议,我认为这可能是对项目最大的帮助。

 

从大角度来看,是在每个阶段不同时间点的战略机会,战术层面比较简单,比如资源对接,比如告诉他应该怎么做,还有心理按摩。

 

小龟:还有心理按摩?

 

丰驰:肯定有,我觉得很多时候不是创业者做不到,而是他需要你认可他,或者是需要有一个人来告诉他,这是对的或是错的。

 

小龟:一般什么样的创业者需要心理按摩?

 

丰驰:我觉得不一定什么样的创业者而是创业者处在什么阶段,存在一些关键点,比如上交易所,比如社群出现问题怎么办,比如经济体系到底合不合理。在某些关键节点上,创业者拿不定主意的时候,需要你作为一个具备外部视角的人去给他合理的建议。

 

小龟:您好像也有在36氪担任重要职务的经验。你觉得投互联网项目跟投区块链项目它的区别是在哪里?

 

丰驰:但我在36 氪不负责投资,我主要服务VC。我觉得这是两个完全平行的世界。前两天比特币大涨,一个比较有名的VC的创始人就在朋友圈说什么垃圾又涨,我就把他给删了。

 

小龟:我朋友圈也有这种人。

 

丰驰:我觉得首先从心态上来讲,传统股权分两种人,一种是积极拥抱;另一种是没有任何判断,纯感性判断,觉得你们都是骗子,我们才是正宗的。

 

实际上,你真正去了解过后,发现互联网和区块链完全是两个世界,它的估值体系或者它的整个的维度都是不一样的。

 

我今天特别想说一点,你会发现区块链创业者特别需要一个能力,即如何制定出一套让所有人都愿意帮助你的能力,这很重要,你可以理解为治理机制。如果这件事你做好了,你发现很多人都愿意帮助你,可能通过钱的激励或者通过名誉激励。

 

前一段时间,李荣彬写了一篇关于Nervos经济体系的文章,他转到朋友圈之后,Nervos团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拉了一个群感谢他,还给他寄了礼物,而且这些都是创始人自己做的。

 

第二件事是他们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发表感谢的时候写到,特别感谢社区代表李荣彬,他很懂激励!彬哥很开心,进行了又一次传播,会到处说Nervos怎么好。你看,现在我又说一遍。

 

所以,我认为,区块链创业者需要去调动更多人帮助你。我们以前理解互联网产品成功的关键是满足需求,但区块链是一个新的经济模型,或者说新的生产关系,所以到底有规则上的创新,或者经济体系或者治理机制上的创新,让更多人快速地帮助你,这件事也很重要。

 

小龟:头部的项目是非常有限的,你们争夺头部项目的策略是什么?

 

丰驰:说实话,我们最焦虑的就是,有时候你发现一个项目上线了,我们甚至都没看过,这是最焦虑的。

 

在行业里,大家对我们的附加服务还是认可的。如果我们去谈,基本上都会让我们投,但我焦虑的是为什么我们不早点发现。再往前怎么早点发现,那就得先让别人知道你,这其实是品牌层面的事。还有一点是要能触达到最早的创业者,所以,这是人脉的事。

 

但区块链特别有意思,它是全球市场,你再牛你不能让全球都知道你。所以,早期我们先围绕身边的好项目做服务,下一步我们会主动出击,今年我们会在全球放一些人,寻找新的合作模式。

 

小龟:对,比如积木云这个项目就给你们打了一个很好的品牌。

 

丰驰:但也有很多人骂。我觉得至少我们在自己的价值观里做认为对的事。

 

小龟:那你们下一个项目可以剧透一下吗?

 

丰驰:下面有两个项目,一个是Dapp方面的,是一个音乐类的,是之前一个非常有名的DJ出来做的,他也很懂商业。另外一个项目就是一个偏技术偏底层,是一个国外的项目,也是一个知名项目的核心团队出来做的,符合我刚才说的区块链连续创业者。

 

小龟:你们是怎么找到他们的?

 

丰驰:最早的时候是人脉,后来通过口碑介绍。

 

小龟:你觉得像创世这样的做孵化,跟交易所做孵化有什么区别?

 

丰驰:孵化做得最好的最开始是YC嘛,YC牛是因为YC创始人本身的社会资源及影响力及眼光,所以能挑到牛逼的人和团队。

 

但咱们行业不太一样,它太快了,而且坑很多,从种子到上市这个过程一年就要完成,我觉得我们能提供的就是认知资源和视野。

 

我觉得我们跟其它孵化的区别是,第一,我们有自己的一套模型,第二,我们介入得更深,即亲妈式孵化,第三,我们有成功经验。

 

小龟:你不能这么绕过我的问题。

 

丰驰:你要看模式,是走量还是走精品。我们现在走精品,交易所可能更多是走量。我认为,真正顶级的项目看的不是资源,看的是认知对不对齐。

 

小龟:关于看人你有三个标准是吗?资源,视野,能力。你有什么看人的高招吗?

 

丰驰:看星座啊。

 

小龟:那你觉得我是什么座?

 

丰驰:狮子?

 

小龟:你怎么知道?

 

丰驰:我不知道,我猜的。我是一个比较敏感的人,所以对细节的感知比较强烈一些。

 

小龟:那你怎么知道我是狮子?

 

丰驰:狮子一般都比较要面子,给人感觉比较酷。

 

小龟:我给人感觉很要面子吗?

 

丰驰:狮子有自己的气场。一般坐在这儿的,一般星座都是四大天王之一。夸得还行吗?

 

小龟:行,你再分享一点关于看人的观点呗?

 

丰驰:我所谓的看人,是快速地了解一个人,知道他的需求,去找跟他合作的契合点。看人这个事儿太大了,你得走进我的生活才知道。

 

小龟:创世资本偏向于投资哪一类的项目?还是只要好项目就投,有没有偏好的赛道?

 

丰驰:现在革新性技术很少,除非我们看到特别差异的技术,我们会投,现在我们关注应用多一些。

 

小龟:为什么是应用类?

 

丰驰:因为这块有空白,而且我们看到了机会。

 

小龟:你刚才也提到了你们比较关注东南亚市场,或者是海外市场,对。具体是去做点什么事情呢?

 

丰驰:先说为什么。我们去了日韩,韩国对区块链的认知比中国得慢半年。然后,我们去了越南。孙正义有个理论叫时光机理论,比如中国是美国的十年前,十年前,美国在投什么,他在中国找类似的标地,这个还挺启发我。

 

越南也是一样,越南泰国比中国还是要慢,大概一年到两年,我们在认知上有优势,你可以理解为我们是带着答案回去考试,这种感觉太爽了。

 

关于做什么,我要求我们团队两件事,第一要先去,先让别人知道我们去,并且我们在这扎根足够深。第二做什么,半年之后采访,我再告诉你。

 

小龟:创世心目中最尊敬的对手或者是榜样是什么?

 

丰驰:客观来说,我觉得这个行业最有意思就是没对手,大家都是合作伙伴,大家可以一起投项目。我的榜样,第一个是周杰伦,因为我从小听到大。第二个,在行业里面,我其实我比较欣赏周硕基。

 

 创世资本丰驰:我喜欢伺候人

小龟:为什么是周硕基?

 

丰驰:我觉得他活得挺真实的。我觉得他说的是真话,至少在对外的时候,所以很欣赏。我也比较喜欢包凡,我感觉包凡很江湖,对自己人很好。我很喜欢那种护短的人,向亲不向理。

 

小龟: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丰驰:我觉得挺好,小龟很厉害。

 

小龟:是吗?

 

丰驰:非常厉害,因为我关注到你,其实是因为熊越,我挺喜欢熊越的。

 

小龟:为什么喜欢他?

 

丰驰:因为我们都喜欢hiphop。我觉得你人缘很好,也很酷,也很真实。

 

小龟:我酷吗?

 

丰驰:酷!

作者:刺猬财经,仅作分享,存在异议请联系平台删除。本文观点不代表刺猬财经 - 刺猬区块链资讯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