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独家专访TOP Network创始人Steve,区块链行业需要更多的“老兵”

2018年乌镇世界区块链大会期间,大象区块链首席记者涉江独家专访了当前大热的TOP Network创始人Steve,这篇报道,现在读来更具有参考意义。

以下是大象区块链 2018年7月5日的报道原文:

当谷歌还在奔走游说运营商对RCS支持的时候,通信领域的一股新势力已经暗潮涌动。

6月29日,乌镇互联网国际会展中心的烟雨中,在众多80、90后区块链创业者的注视下,登上演讲台的魏松祥显得有些“另类”,一件深色POLO衫加上一副金丝眼镜,再加上年过40的年纪,让整个会场仿佛变成了大学课堂。然而仅仅一分钟之后,他的TOP通信链让全场听到了这次世界区块链大会中离大家最近,却又少有人想过的区块链应用方案。

科幻小说《三体》中曾描述了这样一个“三体”文明,他们用一种“类似心电感应”的方式实现个体之间的联系,个体之间信息共享,完全打破了信息孤岛的状态,而当科幻照进现实,你会发现很多事情已经在身边发生。魏松祥和他试图让所有通信业务互联互通的TOP通信链就是其中之一。

会后,记者专访了TOP通信链创始人魏松祥,在采访的前一刻,他仍在对着电脑处理公务,当他合上电脑接受采访那一刻,我们在这位在区块链这个90后遍地的圈子中堪称老兵的创始人身上,看到了罕有的不动如山气质。

大象独家专访TOP Network创始人Steve,区块链行业需要更多的“老兵”


1  一堵被忽视的墙

互联网时代,通讯变得无比发达,WhatsApp、微信、Facebook承担起了主流通信的职能,邮件、短信已经被视为上世纪的通信手段,我们自以为信息无所不达,却始终忽视了身边的墙。

当两个具有不同使用习惯的个体,也可以理解为使用不同通讯软件的双方试图联系对方,他们会发现无论使用WhatsApp还是Facebook都无法将信息即时传递给对方,无奈只能回归到邮件、短信这些被视为古典的通讯手段。这一点在国内尚不明显,毕竟微信已经坐拥10亿月活用户。但在国外,不同的通信软件,就像一座座林立的山头,可以眺望,声音却无法传达。

“为什么说电话、短信、email都是能互联互通,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反而不能互联互通?互联网看似提供了信息传递的便捷,实际上中心化的运营方式却让不同的用户群体被划分成了一座座信息孤岛”,魏松祥告诉记者,对于中心化的运营商和平台,流量和数据即是利益,同时中心化的监控无法保障用户的安全隐私,长远来讲这是不能被接受的,所以需要标准化的协议来解决,这也是TOP通信链诞生的源头。

“TOP”想打造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分布式通信云,开发者可以通过这样一个网络,直接为自己的应用实现任何通信功能,不必搭建独立的通信网络。用户所需的所有通新业务也都能通过这样一个网络互联互通。

简而言之,在魏松祥的规划中,通过TOP无论是用户使用WhatsApp还是微信,都能实现互发消息,而不被一堵堵“看不见的墙”所阻隔。

实际上,并非没有人尝试过打破信息孤岛,iMessage和谷歌在各大运营商中力推的RCS协议都是通过融合通信,希望以互联网+传统运营商的方式做到这点,但过于依赖硬件终端和运营商的支持,以及经济成本问题成为了限制。RCS协议自2007年提出,一直到今年才在谷歌的大力推动下在应用上初见成效。

而区块链时代,让去中心化网络凭借对闲置资源的利用,几乎为零的边际成本,分布式的编辑方式极大降低了通信服务和网络建设的门槛。作为WebEx元老在通信领域摸爬滚打20余年的魏松祥,就这样看到了再造一个WebEx的机会。

大象独家专访TOP Network创始人Steve,区块链行业需要更多的“老兵”


2  DAG架构和“通信即挖矿”

EOS为了提升TPS和交易吞吐量,牺牲一定程度的去中心化,应用DPOS机制选举21个超级节点引起了业内阵阵质疑,在通信领域应用层面上,这一问题显然被进一步放大。

在通信中,一段300M的视频传输计算量就达到将近每秒60万次,这对于中心化网络的运营方式显然是微不足道的,但对于现有公链却是难以承载的,魏松祥坦然。比特币和以太坊每秒计算量仅为几次到几十次,EOS在DPOS机制下声称能达到“百万级别”,实际上也仅为几千次,这是远远不够的。

问题远不止这些,DPOS机制中超级节点的权力过于集中,缺少公信力也是摆在面前的现实问题。 “(超级节点)就像美国的50个州,却没有州政府那样的公信力”,魏松祥认为,这样非常容易因“人性成本”引发问题。

打造一条能够结算自身通信海量业务的公链,就是魏松祥做出的选择,通过多链、PDFD、DAG来改造,同时通过分层记账实现每秒海量业务计算。同时TOP通信链系统随机选取上千个节点,在整个分布式网络中随机分配为多个区域,每个区域由多个节点共治,在保证吞吐量的同时,规避了超级节点权益过于集中而产生的“原罪”。

“类似于对每个超级节点,进一步选取多个超级节点共治,无形中分散其过于集中的权利”,魏松祥对记者表示,在这个架构中,下层为由社区、矿工共建的分布式网络,中层为CDN、存储服务等,再上一层是各种各样基于TOP通信链开发的Dapp。

在这个生态系统中,通证经济和矿工处于非常重要的地位,token作为结算单位流转在链上,规避了中心化运营商在资费和定价上的不透明,让用户清楚明白的看到了自己服务所消耗的流量和费用;矿工则通过提供多种设备如路由器、服务器,和多种服务提供收益,加速token在链上的流转进而转化为生态系统的繁荣。

“举个例子,一个人用80美元购买的路由器,自用的同时,平时放在家里可以作为TOP通信链的节点提供服务,一年可能至少可以获得300美元的收益”,魏松祥这样向记者解释。

“通信即挖矿”,这就是记者听到这番阐述后的第一想法。

大象独家专访TOP Network创始人Steve,区块链行业需要更多的“老兵”


3  一个创业老兵的坚持

提到项目,发布白皮书和货币上所就成了无法回避的问题。在面对这个问题时,魏松祥沉吟了一下反问,“你知道为什么现有公链上业务量和DAPP开发非常少吗?”

随即他道出了原因,因为现有的公链生态并没有建立起来,大多数项目忙于上所融资,对于业务的安全性和可实施性并没有验证,所以DAPP开发者不敢上去,链条上大部分都在出空区块。一个链本身能否经受业务考验是至关重要的。

据介绍,TOP通信链目前已经有三款通信软件,Dingtone、CoverMe和SkyVPN,而根据魏松祥的规划,这些APP将率先上链进行业务上的考验。“我们通过4500万用户催熟这条链,让更多的通信和社交APP跑到我们的行业链里面。最终这条链在开放出来后就变成一条真正的公链,因为它经过了成熟环境、经过了海量业务的考验”。魏松祥表示。

而白皮书的发布,也将根据业务验证的进展分阶段进行发布,最终加密数字货币才会上所,旨在为了增加流动性。在目前区块链圈子略显浮躁的环境下,说出这番话的魏松祥显示出了一个连续创业成功老兵的坚持。

诚然,链圈项目投资正献出这样的趋势,项目发布白皮书后,在未得到任何业务验证的阶段就在资本的力量下被催熟,上所后获得一轮收益的投资机构即会退出,留下项目在行情的波动下风雨飘摇,据统计,全球近1000家项目在这样的运作下走向“死亡”。

显然魏松祥这位先后成功创业并在那个时代领先行业的老兵,并不希望倾注心血的TOP通信链经历类似的轮回,因此他也并未展开大规模的路演和募资。但是这并不妨碍投资者的慧眼识珠。据介绍,TOP通信链在一个月内就完成了600万美元的基石轮融资和1300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而支撑他到现在的,是团队中100余名同样具有20多年通信技术经验的老兵。

这群老兵的坚持和沉稳,和区块链80、90后的充满活力相映成趣,而这种矛盾和统一,坚持与变通才正是区块链迎来爆发时,最精彩的碰撞。

作者:刺猬财经,仅作分享,存在异议请联系平台删除。本文观点不代表刺猬财经 - 刺猬区块链资讯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