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向宁:为什么比特币更类似于一种“勋章”?

张向宁:为什么比特币更类似于一种“勋章”?

张向宁  | 青怡投资 创始合伙人

比特币的出现证明了区块链技术的生命力。然而,比特币绝非区块链的全部,它只是区块链的第一个有趣应用,而且是一个初级应用。

1.比特币不可替代吗

区块链创造的“自然共识”,证明了在信用本源方面,优于任何“世俗共识”。

“世俗共识”在货币领域的代表,是法定货币。“自然共识”在货币领域的第一个创新尝试,是加密货币。

虽然从信用本源加密货币完胜了法定货币,但是,是否为“用户”接受,特别是能够被“多少”用户使用,仍需经过“世俗共识”这道门槛。

加密货币所拥有的“自然共识”,是否可以符合逻辑地演化成普遍的“世俗共识”呢?

比特币因为总量有限,挖矿行为对应真实成本,因此被喻为“数字黄金”。

那么,各种分叉的比特币,如BCH(比特币现金)、BTG(比特币黄金)、BTD(比特币钻石),还有以太币、瑞波币、莱特币等林林总总的各类加密货币,甚至代币,种类包括了数十、百、千种原生币、山寨币、衍生币。它们是什么呢?

其实,所有的加密货币,即使数千种“山寨币”,“自然共识”的本源都和比特币完全等同的。

如果人类确实拥有数千品种的金子,“黄色”或是因为最早被发现、最早被使用、历史最悠久,或是因为崇拜导致,能够在各类金子中脱颖而出,这种世俗共识建立的过程,在初期阶段,特别类似于宗教。

从技术角度来讲,所有的虚拟货币加在一起,其数量是无限的,从而失去了总量有限的前提假设——除非达成了“世俗”的某种共识,导致足够多的人坚持使用某个或某几个特定的加密货币,才能使总量有限这个前提回归现实。

目前正处于加密货币的早期,比特币现象类似于一种宗教现象。这种世俗崇拜能够传播多远、延续多久,直接影响了比特币短期的价格走向。

在正常预期下,加密货币家族会经历自身的演变和迭代,使其合理性和实用性不停提升。这意味崇拜和信仰的色彩会下降,实用主义要素会上升,生态的优势将成为主导。

其实,生态优势已经出现了,比如交易所支持哪类加密货币的交易,代币可以在哪里进行发行,系统运行于什么平台。但这种生态还非常初级,难以称得上是强大的生态闭环。

因此,比特币并非是至高无上、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神物,而将遵从于“世俗”的优胜劣汰。

2.比特币经济模型

比特币的发行,从2009年初启动,按照约四年减半的规则,一共33次、历经100余年周期,到2140年前后减半时无法达到1聪,即一亿分之一个比特币,而终止发行。

需注意的是,矿工的角色在一级和二级市场中,角色发生了逆转:

在一级市场中,由于规则决定了发行的数量和节奏,因此比特币的供应(在每四年的周期阶段中)是恒定的,而此时矿工就是全部的需方,越多的矿工(算力)来进行挖矿,代表需方的需求越强烈,直接推高了挖矿的成本,也即提高了一手比特币的获得成本;而在二级市场中,由于矿工才持有一手的比特币,因此矿工转化成了最重要的供方,而炒买、使用比特币的用户,成为了二级市场的需方,而另一类供方则是二手比特币的持有者。 

比特币定义的自身挖矿和产出的机制,形成了一种自我价格提升。

假定在某个较长阶段中(四年以上),即使比特币的整体算力成本投入保持不变,由于比特币的产出机制是单位时间内产出越来越少(平均每四年减半),相应的单位比特币的产出和获得成本就将按照同样周期翻倍。假定,即使只有少数矿工,一直维持了比特币的整体算力成本投入的持平(不下降),在比特币整个100余年的发行周期中,一共33次发行减半(最后一次减到0,因此不纳入计算)导致的产出算力成本上升是2的32次方= 4,294,967,296,即接近43亿倍的算力成本增长。

这让我想起古代印度国王和棋王的有趣故事,在64格的棋盘上,国王从1粒麦子开始,每天赏赐棋王多一倍的麦子。

同样,比特币矿工初期的一份投入,可以等同于末期的43亿份投入,这是多么聪明的一个以小博大的逻辑。

因此,以“算力的投入成本”来开始计算,进而讨论其“产出成本”,直接地看清了比特币发行规则的本质。

同时,交易手续费(transaction fees)也会随着比特币发行,而在矿工收入中从最初的无足轻重,转化成后期越来越大的比重。

但由于比特币极低的效率导致的手续费飙升,带来大量的诟病,手续费的规则也在比特币的版本迭代过程中不停修订,使手续费规则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

目前,比特币产出减半周期只进入到第三期,发生过两次减半,这相当于印度国王给棋王奖励麦子时的第三个象棋格子,如同印度国王在第三天只需要付出4粒麦子,而无法感受到“指数”在后期带来的效果。

3.比特币供求规律

细观一下在某个短周期内(数月直至四年内),在周期产出恒定情况下,比特币的 供求价值规律。

普通商品的市场规律,是因为某商品生产有利可图而吸引更多生产,从而扩大了供给,导致该商品供大于求,市场价格下跌,进而利润减少或消失,使部分生产商退出市场,最终达到供需的动态平衡,这是市场经济环境下的商品价格的自动调节机制。

扩大生产就可以增加供给的这个规律,甚至是适用于黄金、石油等资产和大宗商品的。

反观比特币,当比特币价值处于上升通道,会刺激更多产能投入运营,但却完全不能增加供给,反而增加的是需求。

在比特币经济中,更多的产能投入运行,反而直接推高比特币的一级市场价格,进而吸引更多的产能投入,引导一级市场价格更大地上升,形成反复放大的正反馈,直至某个偶然因素打断该过程。而当比特币价值处于下降通道,则是相逆的过程。

这是比特币价格在短周期内波动激烈的第一个重要原因。

再看二级市场,即比特币的普通买方和卖方市场,也就是“交易所”所服务的市场。

比特币的二级市场价格是市场上买入比特币所形成的瞬时需求,和存量卖出 新产出卖出所形成的瞬时供给之间形成的价格。

二级市场的买方需求,其第一来源是出于对比特币的持有需求,例如投机、投资、收藏等;第二则是来源于使用比特币进行使用和流通的需求。

在比特币早期,比特币的买方需求首先来源于持有需求,而对使用和流通的需求很匮乏。

直到2013年出现ICO,首次出现融币行为,制造了对币的新增使用需求,导致了2014年比特币的第一次冲高,之后由于大部分ICO项目发展不畅,比特币价格又大幅下跌。

但在第一波ICO浪潮之中,孵化和孕育出了一个少有的成功案例——以太坊。

以太坊提出和实现了智能合约机制,带动区块链进入“智能合约”时代,使Token发行变得异常简单,这大幅降低了ICO的门槛,导致2017年中ICO的大爆发,融资行为变为大规模的融币行为,才导致对币的流通使用需求再次突然大幅激增,这正是近期比特币价格出现又一次大幅飙升、创造了新高的真正原因。

随着ICO行为受到抑制,目前比特币的价格出现了一定的回落,也正是反应了这种市场状况。

二级市场的整体运行规律符合一般市场的供求规律,即供和求的平衡。

“产出价值”(一级市场)和“市场价值”(二级市场)并非随时吻合。当产出价值高于市场价值,挖得的币卖不出去或者亏损,部分矿池由于入不敷出而停产,币的生产受到抑制,一级市场价格降低,简单逻辑下,在多数情况下会引导二级市场价格也降低。当产出价值低于市场价值时,挖得的币原则上一定是有利润的,一方面会吸引更多矿池投入运营,导致一级市场价格上升,简单逻辑下,在多数情况下会引导二级市场价格上升;另一方面二级市场中币的持有者会惜售,因为预期币值会继续升高,从而导致市场上币的供应量减少,这将进一步推高二级市场价值。

这是比特币价格波动激烈的第二个重要原因。

当市场处于均衡状态,挖矿的成本,正好抵消卖出币的收入,相当于将运算能力 电费转换成某种可全球流通的价值。

实际观察中,比特币的市场价值在高于产出价值并存在价差的情况下,也出现过整体算力下降的阶段,具体原因有待细观。

4.比特币被挖完的那一天

那时,比特币的价值,将失去一个所谓的产出成本支撑,只剩下了一个“历史产出成本”的支撑。

矿工当然仍旧会获得交易手续费,而且,根据测算,早在比特币被全部挖完前,矿工的交易手续费收入将会在某个时刻超过系统奖励的比特币收入,从而使矿工获得持续的激励,继续充当比特币生态当中的基石。

当然,我不知道将来的人类(按测算是2140年)如何看待“历史产出成本”这件事。

比如,冰箱刚被发明出来的时候,可以换一辆汽车,但是如果你保存了当时的一台老冰箱,现在可能就一文不值了,但是汽车若是成为了老爷车,就还挺值钱。

同时,当比特币发行结束,维持整个比特币系统整体算力(矿机)继续运转的激励和动力,变成了比特币系统的交易手续费,此时,如果全体算力仍旧很高,也就意味着整个比特币体系的运转成本很大,交易手续费总额仍很高,这对于一个交易系统来讲,是一个负面的要素,其竞争力会受到极大挑战,因为此时的比特币体系,和一个在一启动就将全部存币发放出去的系统已没有差异。

如果这个问题不能解决,该价值交易系统将可能遭遇运营成本较低的其他加密货币系统的竞争而被淘汰。

当然,也许比特币在被挖完很早之前,就已经经历整体算力的大幅下降,当完成最后的发币时,整体运营成本已经相对较低,但这也同时意味着该系统已经不受追捧。

挖矿工作在甚早期,是由一些在线的机器空置时间的算力完成的,甚至有很多“私活儿”的行为存在。有时矿工将机房闲置的机器和网络资源用于挖矿行为。从这个角度看,其实部分比特币产出的算力投入成本相当于零。后期,才出现了专门用于挖矿的矿机和矿池。

大家会问,你到底对比特币持正面还是负面的看法?回顾互联网的发展,过程多么类似,同样出现鱼龙混杂、浑水摸鱼、盲目跟风的现象,但浑水之下,一定蕴藏着未被探明的未来。

5.比特币到底是什么?

比特币原本只拥有产出成本这一个自然属性,这是其“自然共识”所决定的。是否能够形成后续的“世俗共识”,才进一步决定了整体算力的大小(有多少人愿意付出成本来挖矿,也就是一级市场的总需求),以及买方市场的大小(有多少人愿意来购买、持有和使用比特币,也就是二级市场的总需求),也决定了二级市场的最终价格。

因此,仅仅由于起了一个叫币的名字,就简单认为这种数字标的物是一种货币,或者确认为超越主权的划时代全球货币新形态,未免过于简单幼稚。

比特币也不是一种商品,因为增加的产能完全不能增加比特币的供给,相反只能推高单位比特币的产出成本。比特币也不是债券或证券,因为难以对应某种特定的债权或收益权。

用“收藏品”对比特币进行类比,我认为最为贴切。

这种收藏品只有一个天然属性,就是产出成本越来越高,在100余年中,会有43亿倍的成本上升,直至产出完全枯竭。玩家只有一个选择权,就是“玩”还是“不玩”。

因此,比特币的“币”字,其实更类似于一种“勋章”,想要获得这种特定的勋章,需要付出越来越高的代价,那么,你是否认可这种勋章的价值,是收藏者之间的一种选择。

作为一种收藏品,其可以被当做一种“储值工具”,也可以被认可为一种“资产”,如果其方便“携带”和“使用”,那么也可以作为一种“交易媒介”,只要这种收藏品具备收藏者群体认可的收藏价值。

以集邮市场进行类比,集邮者认可某种特定邮票的价值,该价值依赖该邮票的短期供求规律而升降。画作的收藏成为了一个行业,虽然人数不多,但由于该收藏群体的购买力惊人,导致稀缺的高品质画作的也价值不菲。

收藏行为完全取决于因人而异的信仰、爱好、幻想或者任何无规则的原因,收藏的物品也可以是任何形态、任何品类。收藏品的价值,则完全取决于同时希望取得该种收藏品的人群大小、购买力和供应量。

由于“获得”对应于“算力消耗”,因此,对比特币更为完整的定义,貌似可以是“算力消耗的勋章”。

当获取和产出这种勋章的代价(一级市场)超出其收藏、持有和使用价值(二级市场),同时一级市场的价值规律又被写定,这时,二级市场和一级市场的价值规律终将脱钩——这或许是一个重要的结论。

例如,如果“核废料”也要计算其“产出”价值(一级市场),将是非常昂贵的,但是,人类将其视作一种负资产(二级市场),因为它不但没有用,没有收藏和持有价值,而且还要对其进行善后处理,才能避免灾害。

原则上,二级市场从来都是一级市场的最终决定性因素,而并非是反过来的。

比特币及其他加密货币早期的使用价值,也许正是规避各国监管,其匿名性、去中心化、网络化特征,支持了黑金、灰金进行方便的跨境流通。

同时,对于法定货币的抵触,例如部分法定货币发行者(如日本)实行的负利率政策,或者有些法定货币的信用或者可用性甚至不如加密货币,也是部分用户追捧加密货币重要原因之一。

进而,当ICO出现,创造出了对加密货币的一种新的市场需求,为加密货币提供了一种新增的生态环境。

6.对比特币的态度

但是这一阶段的现实是,比特币正在创造一套自生的生态环境和对应的使用价值。

虽然大多数加密货币和比特币一样,有着“自然共识”的同等本源,然而,比特币推出9年之后,仍旧没有更加有效的、实质上超越比特币机制的加密货币被普遍接受。

以太坊开启了智能合约新篇章,但其在2013年第一次发布白皮书就提出的将使用权益证明(PoS)机制,来取代比特币依赖的工作量证明(PoW)机制,却一拖再拖没有成功推出,到2017年5月公布了PoW PoS混合机制的新计划,并将以太坊2.0的推出时间推迟到2020年……。

以太坊的创始人布特林(Vitalik Buterin)提出:“由于比特币高昂的交易费,漫长的确认时间,区块扩容问题迟迟不能解决,比特币距离完美加密货币非常遥远……”。

其实,比特币离一种合格的加密货币都相当遥远,问题也远比布特林上述指出的问题更多。即使沿用现有比特币的技术,比特币现有的发行机制及经济模型是否能够经得住长周期下的合理性验证,也是值得质疑的。

随着加密货币市场的繁荣,加密货币的需求被打开,一些更加合理、合格的加密货币出现,可能性较大——这是一个主观的判断。同时,一批有着迭代潜力的技术也已经崭露头角。

中本聪作为区块链技术的奠基者,开创了区块链这个崭新的领地,其重要的历史地位,将最终被确认。他创立的比特币生态,将给芸芸众生带来一次深远的考验。

大家也必须明白,拥有比特币其实就像押注于某家公司的未来,而这家公司处在大量其他公司的竞争之中。加密货币家族中,将会在生态和使用的实际优势方面进行角逐,谁负谁胜出,只有未来才知道。

回顾每一场技术浪潮的到来,都会经历多次的迭代,也都曾带来新的社会问题。

对比特币的态度(特别是对比特币价格涨跌的态度)、对全体数字加密货币的态度、对ICO的态度、对区块链的态度,这是四个不同的态度,每一种态度都应该极其慎重,并能以发展的眼光看待。

作者:刺猬财经,仅作分享,存在异议请联系平台删除。本文观点不代表刺猬财经 - 刺猬区块链资讯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