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年的我为什么要加入区块链?

我是一名区块链公司的实习生,98年。

最先接触到区块链这个名词缘于2017年母亲被一个所谓“不会让你一夜暴富但会让你一生巨富”的区块链网络黄金积分(以下简称EGD)传销币洗脑,使她深陷传销泥潭,损失不小却难以维权。母亲一直不愿承认EGD并非加密数字货币且一直期待有一天交易所平台能够重新开放提取资金,直到2018年下半年官方网站曝光了《100大传销币实录清单》,其中明确表示EGD为传销币,母亲才愿意接受这一现实。那是我第一次在网络搜索“区块链”、“加密数字货币”以及“比特币”等词汇。当我看着母亲黯淡的目光时,我宽慰她却也暗暗告诉自己“嗯,区块链就是一场虚拟传销骗局”。

 

“我从来不记在辞典上已经印有的东西。我的记忆力是运用来记忆书本上还没有的东西。——爱因斯坦”

2008年中本聪于发表了一篇名为《比特币:一种点对点式的电子现金系统》一种被他称为“比特币”的电子货币及其算法。这份发给加密邮件列表订阅者的白皮书,向用户描述了一种革命性的技术,从而创建了世界上第一个真正的、点对点和去中心化的货币体系。这种货币的网上支付不再需要通过第三方,它也完全不是由政府或公司实体发行的。

 

再接触区块链是因为偶然间看到一篇写关于暗网的公众号文章,出于对暗网行业结构的好奇心,我查阅了大量的资料,了解到虽然各种暗网黑市层出不穷,但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使用比特币或其他加密货币支付。比特币是一种虚拟数字加密货币,不同于以往的法币,其去中心化的特点,使得不需要依赖银行就能完成支付过程,从而可以避开整个金融体系的监管,也因此受到了暗网的青睐。那是区块链名词第二次出现在我的世界里,而我对它的印象,也由原先的完全否定到了“新奇与新鲜”。内心对区块链的疑问越来越多。区块链到底是什么?如果真的是一场骗局为何还会有这么多人相信它?

事实证明,世间万物总是有因缘一说。

2019年三月,我通过面试进入了一家区块链公司做一名内容运营的实习生,在拿到OFFER的时候我考虑良久,迈入一个不熟悉的领域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挑战,那种所需要面对的未知的恐惧,哪种不确定性,以及曾经对于这个行业的否定一同涌现。

但,害怕,就不去接受了吗?未知,就不去探寻了吗?

那这一定不是一个新时代95后,至少在我看来不是。

加入这家公司后我接触到了更多关于区块链的资讯信息,脑海中对于区块链未知的大框架越来越清晰。维基百科中关于区块链的解释是这样的:区块链(英语:blockchain或block chain)是借由密码学串接并保护内容的串连交易记录(又称区块)。每一个区块包含了前一个区块的加密散列、相应时间戳记以及交易数据(通常用默克尔树算法计算的散列值表示),这样的设计使得区块内容具有难以篡改的特性。用区块链所串接的分布式账本能让两方有效纪录交易,且可永久查验此交易。于我而言,区块链更像是用一系列密码学组建创造而成的自然,每一处都有其独特且无法篡改的“美”,而这份美丽并不是人人可赏,它一直在等待,等待那群正努力去寻找的人,而每个真正寻得拥有那份真美的人,又将被自然中的万物所记录,人人可鉴。

记得在第一次将关于区块链咨询内容共享在朋友圈时一位朋友的留言“你是进传销了吗?”,身旁的朋友大多都是95/00后,每每谈及我在一家区块链公司工作时他们的态度大多是这样的:

“区块链?区块链是什么?听着就很高大上的样子,不错啊有前途。”

“区块链没听说过也不想了解它。”

“区块链?就是炒比特币这些吗?不是说是传销吗?”

人一旦处于未知的领域,对于一件事物的判断总是片面的。区块链无非是一项技术,而又何谈去判定技术的利弊呢?技术不过是一种介质,技术的好坏依赖于人们如何去利用它。一项新技术的出现难免遭到质疑,但被质疑的同时,也意味着其前景之广阔。

进入公司一月有余,我由一个只知道有“区块链”的存在其余一问三不知的小白成长到略知区块链其中一二的菜鸟,慢慢学习且收获着……这个行业的门槛很高,而我也不过算刚入门而已,或许在更深入了解它后想法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至少现在我认可它的存在,人的认知总是会不断推翻更新的不是吗?

Bitcoin.com首席执行官——Roger Ver曾说“比特币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发明之一。有史以来第一次,任何人都可以在地球上任何地方的任何地方发送或接收任何金额,方便且无限制。这是一个更美好,更自由的世界的曙光。”

而我,想拥抱那片光明。

作者:刺猬财经,仅作分享,存在异议请联系平台删除。本文观点不代表刺猬财经 - 刺猬区块链资讯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