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货币会成为艺术品市场的下一个大事件吗?

为了制作“ready-made”,我们需要一个署名,但在艺术品世界没人认识我们。

艺术品市场跟加密货币会不会有结合的地方?艺术一直有最敏锐的感受,加密货币作为潮头事物,两者会碰撞出火花吗?有哪些可以跟加密货币结合的?

一组加密朋克,集合了10000个用所有权证明保存在以太坊上的个性角色。CreditLarvalabs.Com。

伦敦出现了一种新的淘金热,但是这种珍贵的金属并不真的存在。

这种狂热是为了所谓的加密货币—或称为加密的数字货币—其价格在2017年暴涨。去中心化虚拟货币的先锋比特币,其价格去年上涨了1300%,尽管在12月的某一点又急降了40%,比特币的竞争对手以太坊,也上涨了8000%。

就目前而言,比特币及其衍生品已被证明波动性太大,且不便于日常交易使用。然而,建立在去中心化区块链账本技术之上的加密货币模式,正日益成为经济中那些更加专业的领域的一股推动力量。艺术品世界就是其中之一。

2017年12月16日,随着至今未知的“分布式画廊”宣布拍卖“现成的通证”( Ready Made Token),这个被称为加密艺术的新兴市场似乎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该画廊表示,这种独特的加密货币单位由Richard Prince利用以太坊技术创造。

这家在线画廊将自己描述为第一家专门从事“基于区块链的艺术品和展品”的公司。它为这项拍卖邀请了投标,从一个以太开始,相当于当时的650美元(译注:成文时价格)。限时拍卖将于周一结束。

一种根据艺术家Prince的形象打造的加密“现成的通证”的出现,似乎突然间将区块链置于艺术品世界地图上。“分布式画廊”甚至安排了Prince先生出席周六在纽约举行的首届“稀有数字艺术节”。

但是想要买进加密货币的世界,很难确定什么是真实的。

看看Prince先生1月6日的推特:

加密货币会成为艺术品市场的下一个大事件吗?

事实上,分布式画廊与美国艺术家没有任何联系。这家虚拟的经销店和它的“现成的代币”是由法国雷恩大学的哲学和社会学讲师Olivier Sarrouy和三个朋友共同设计的一个好玩的实验。

Richard Prince的“Ripple”画作与一个快速崛起的加密货币同名。来源于David Regen/Gladstone画廊。

“我们正试图探索如何将加密货币与艺术品市场的稀缺联系起来。”32岁的Sarrouy在一次电话采访中说, “它用一种激进的方式重新诠释了Marcel Duchamp的“ready-made”手势。

但是为什么是Richard Prince?

“为了制作“ready-made”,我们需要一个署名,但在艺术品世界没人认识我们,” Sarrouy说,他和他的朋友们选择了Richard Prince “因为他是挪用艺术之王”。

“我们的艺术作品由我们自己的Richard Prince创造,”他说,“然后才有那个有名的Richard Prince。”

该名字的挪用肯定是恶作剧式的,因为这个“有名”的RichardPrince持续卷入一场诉讼,涉及他在2014年的一个展览中挪用了一幅来自instagram的照片。更让人不解的是,Prince最近在格莱斯顿画廊展出的画作名为“Ripple”,这也恰好是一种高升值加密货币的名字。

Prince先生拒绝为本篇专栏发表评论。

“这个项目很有趣,”稀有数字艺术品节的组织者Judy Mam说,她指的是分布式画廊的杜尚派token。“但我们谈论的是那些正在出钱的人,”她补充道。“那就是项目的理论层面崩溃的时候。”它不再是该节日活动的特色。

截至周三,分布式画廊的拍卖吸引了四名参与者,他们用约等值2,600美元的以太坊参与竞价。据Sarrouy说,有三位以为他们是在为出自“有名的”Prince先生的作品而竞价的竞拍者,已经收到或正在接受退款。“最后一个人打赌知道这个项目到底是什么,”他说,“而且他仍然是出价最高的人。”

与此同时,在稀有数字艺术品节上,代表们计划讨论如何将模因(memes)和其他无限可复制的互联网内容转化为“稀有的、可交易的区块链资产”。

分布式画廊在一次在线区块链拍卖中提供的由“Richard Prince”创造的“现成的通证”。来源于分布式画廊。

自11月末以来,这一概念最引人注目的证据就是加密猫。该公司介绍,这些可爱的虚拟猫科动物具有可收藏性和可交易性,已经吸引了超过23.5万的注册用户和37,000多个以太,等同于约5200万美元的交易。当猫 “繁殖”或在市场上销售时,Cryptokitties.co公司每次收取3.75%的费用。去年12月,100只“创始猫”中的其中一只交易价格为253.3368个Ether,相当于当时的11.1万美元(现在价值30万美金以上)

位于英属哥伦比亚省温哥华市的加密猫公司联合创始人MackFlavelle认为,数字艺术品可能会成为虚拟财富爆发的主要受益者。

“人们能用加密货币做的事情并不多,”37岁的Flavelle说。他计划参加周六的节日。“我们给了他们一些能用以太坊来做的有趣又有用的事情。现在还处于早期阶段,但这也可能发生在蓬勃发展的艺术领域。对于艺术品来说区块链是一种全新的媒介。

加密朋克的创造者,Matt Hall 和John Watkinson也计划参加这个节日。加密朋克是10 000个唯一的由算法生成的个性人物,其中9000个在2017年6月被释放,用于在以太坊平台上收藏和交易。令人垂涎的“朋克”现售价为10个以太坊,周三的价格相当于13 500美元,提升了创始人保留的10%的投资价值。

由于与加密货币挂钩,数字收藏品价格上升(下降)的速度远远快于对等的艺术品世界的任何东西。它们可以以几美元的价格买到,然后以名义价格出售。没必要走进令人生畏的画廊和拍卖行来收购它们。诚然,买家并没有真正拥有一件艺术品,但随后消费者研究也越来越多地揭示出,千禧一代更少将藏品挂起来。

“如果你能为小猫创造一个市场,你也可以为数字艺术品创造一个,”Hiscox在线艺术品交易报告的作者Anders Petterson说。“千禧一代对这种技术很满意。这有可能在传统的艺术世界之外开辟一个全新的生态系统。”

许多人认为,在金融投机的重压下加密货币将会崩溃。但如果没有,它们可能会为艺术品世界的游戏规则带来的重大改变。

本文来自火球财经,仅作分享,存在异议请联系平台删除。本文观点不代表刺猬财经 - 刺猬区块链资讯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