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孙宇晨:币圈的“新贵天使”还是“假面魔鬼”?

“求求孙宇晨别再出来割韭菜了。”

“你懂个屁,孙宇晨是中国…哦不,世界币圈未来的标杆式人物。”

2月21日,孙宇晨在微博宣布为“见义勇为被刑拘”案中的当事人赵宇提供总价值1000万元的支持计划,随后不少人开始这样调侃。3月12日,孙宇晨又故技重施地在微博放出了“秀肌肉”式的抽奖活动,引得社会公众纷纷侧目,业内人士一片哗然。

聚焦孙宇晨:币圈的“新贵天使”还是“假面魔鬼”?

而这些举措,不过是这位“币圈精英”过去多年里蹭热度和博眼球行为的冰山一角罢了。伴随着他的,一直是”年少得志的天才”和“人品有失的骗子”等一系列反差巨大的标签。

人们对自己所无法触及到的“上流社会”总是拥有着千奇百怪的艳羡和敌意。这种复杂的情绪同样也充斥在满是童话般财富故事的币圈。对于孙宇晨来说,他的“上流”经历绝不是从进入币圈才开始,从某种程度来说,他也正映射着这个功利又虚浮的时代。

年少成名

孙宇晨早在读本科时就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不只是因为他从十八线小城考到北京大学的反差感,更因为他考上北大的独特方式——有别于多数勤勤恳恳一路努力而进入最高学府的“学霸”们,孙宇晨的晋级之路带有一些“非主流”的魔幻色彩。

他在高中前两年将大量精力放在网络和小说上,荒废正常的学习,高二时期末的纯成绩只够读一个三本大学。但高三时茅塞顿开的他突然近乎疯癫似的扎进书堆中,并将韩寒当作偶像,钻研历年新概念获奖作文的套路模式。最终,他靠着第九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赢得的降分特招名额,另辟蹊径地考上了北大。考上北大后,他发表文章《一道论证题》讲述自己逆袭的经历并鼓励众多高中学生“可以用一年时间弥补任何遗憾”。据报道,该篇文章阅读者近百万,收到了数万封读者来信。

在普通人眼里,学渣逆袭超越的童话故事,总是来得比千篇一律的寒窗苦读有吸引力。因此虽然北大学子优秀者众多,但孙宇晨从此后成为人群中的明星之一。当然,这对这个精明的角色来说,仅仅是个开始。

2008年,孙宇晨获得北京大学第九届演讲十佳称号;2009年赴香港中文大学交换,同年又代表北大参加于荷兰举行的模拟联合国大会;2010年,孙宇晨在南方周末实习,模仿胡适创办《每周评论》,针对校内时政发表观点评论,火爆北大校园;同年又创办北京大学西学社。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孙宇晨2011年连发数篇文章批评北大的“会商”制度,引起全国范围内的关注和多家主流媒体的报道,并因此而登上《亚洲周刊》,从此被认为是北京大学的新兴代表人物。

如有神助

孙宇晨的北大生涯以一份“历史系年级第一”的成绩单作结,同时收获了STANFORD、UCLA、PENN、UBC等数所顶尖名校的offer。

最终他选择了宾夕法尼亚大学。不得不说他天生就是一个爱折腾的人,这样的人是不可能没有作为的。读研期间的他效仿起陈独秀,创办了本《新新青年》杂志。

本来孙宇晨只想搞搞新媒体,当当KOL,收割一把流量的红利,不想却因一篇文章涉嫌抄袭,被骂洗稿,在圈内信用破产,于是孙宇晨一反先前追求崇高情怀和理想王国的文人形象,在大洋彼岸的美利坚开始了和自身专业毫不相关的投资与创业。

聚焦孙宇晨:币圈的“新贵天使”还是“假面魔鬼”?

投资方面,孙宇晨利用早期在美国读书时的学费与生活费开始投资,在硅谷好友的鼓动下投资特斯拉股份,撞上新能源汽车的迅猛发展;继而将盈余资金投入比特币市场,又碰上了比特币行情的飞速上涨,资产数额翻了几十翻;后来又同时投资了数家互联网创业公司,这些公司都奇迹般地为孙宇晨带来了超出预期水平的收益。

创业方面,孙宇晨创立了君视国际并任CEO。旗下的留美三人行成为留美学生群体中认可度高、传播范围广的访谈式节目。随后君视国际扩展新媒体平台,品牌留美三人行在三年间发展成为中美两国间第一家以留学美国为主题背景、以北美中国留学生为运营主体、以关注中美的年轻人士为目标观众的新媒体平台与内容提供商。截至2014年7月,品牌视频全网点击量突破1000万,优酷栏目主页浏览量突破500万,官方微博粉丝数超过11.5万。

2014年,孙宇晨回国创立锐波并兼任CEO,锐波成为中国首家从事去中心化清算系统产品开发的互联网科技公司。同年,孙宇晨加入的硅谷互联网金融公司Ripple Labs,当然,这种硅谷区域遍地都是的公司,总共也不会有几个人。一次会议上,公司老大随便指着地球仪上一个地方对孙说,你去那开展业务吧。于是,孙宇晨以 Ripple Labs 大中华区首席代表的身份回国(其实就是一个光杆司令),全权负责大中华区的所有业务。

至此,孙宇晨凭借先前积攒下的资源和人脉,开启了一去不复返的币圈混迹之路。

营销作秀

“高调从事公关,公司经营却缺乏进展。”一些业内资深人士如此评价这位币圈新贵。

聚焦孙宇晨:币圈的“新贵天使”还是“假面魔鬼”?

事实上,孙宇晨自从回国之后就把自己的社会活动和营销能力发挥到了极致。仅2014年一年参加的电视节目、媒体报道就不胜枚举;2015年孙宇晨成为湖畔大学首期最年轻的学员,后来被称为有名的“马云门徒”。几年之间在圈内辗转腾挪,火星人、V神、币安等知名人物和机构,孙宇晨通通都能找到切入口。甚至如同“赵宇案”、“OFO破产”等跟行业毫无关系的社会热点,孙宇晨也都能抓住时机借势宣传。

最典型的当属孙宇晨为波场做的营销:先是叫板以太坊、挑战V神,又称与百度云达成合作后遭到百度云的否认,一个月后又宣布邀请到了科比做峰会嘉宾,但科比方面实际并未出席活动;再后来宣布波场总转账数额超过1亿;今年初BTT上线币安暴涨500%又引起了整个区块链行业的轰动。

2019刚刚过去两个多月,盘点年初大事一定少不了BTT。1月初,BT宣布推出基于TRON协议的平台币BTT。594亿枚BTT 15分钟内售罄,BTT开盘暴涨5倍。这一事件再次把波场和孙宇晨拉到焦点位置,当然这也是孙宇晨一贯营销运作的结果。

孙宇晨从不掩饰对名利的渴求,频繁接受媒体采访。可以说,那时他的名气远胜过他公司的名气。比如,在参加求职节目《非你莫属》时,他曾吐槽节目中的Boss团全是职业演员,“企业不一定做得很好,但抢镜个个一流”。他还喜欢露出明晃晃的奢侈品 LOGO,因为“它们可以很直接地告诉对方我的实力,告诉他你可以跟我谈。”

 韭菜杀手

2017年下半年,孙宇晨创建了第二个项目“波场TRON”,号称利用区块链技术,构建全球去中心化的自由内容娱乐体系,商业模式就是发币,俗称“癌西哦”。知名投资人李丰和薛蛮子是这个项目的投资人,孙宇晨还另外请了一堆知名人士站台,为他背书。这种背书带来的价值是,人们能够相信他。

聚焦孙宇晨:币圈的“新贵天使”还是“假面魔鬼”?

但事实上,波场发展到现在,一直在靠融资、发币维持经营,毫无技术层面的创新,就连白皮书也是抄袭改造的。

孙宇晨用他的波场发行了1000亿个波场币,从2017年12月中旬开始到2018年1月5日,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通过几次拉升,就把波场币的价格从一两分钱拉升到了2块钱,暴涨100~200倍,韭菜们看了蠢蠢欲动,一夜暴富的愿望空前强烈,纷纷入局。

此时到了1月5日,孙宇晨抛手了60亿个波场币,套现3亿美元,约合20亿元人民币。次日,价格暴跌20%,此后一直走下坡路,但韭菜们不管那个,逢低买入,等待它的下一次暴涨。

而孙宇晨却看了看兜里的用几千万博来的20亿,大笑这个世界傻子太多,韭菜太嫩。

虽然拉盘割韭菜、跑路等流言不断,但孙宇晨仿佛从未收到影响。抛开屡次创业、资本运作、项目营销等等这些外在因素,孙宇晨总给人这样一种感觉:看到了想要的东西就能毫不犹豫、绝不拐弯、笔直地走过去。

争议三观

“他很缺乏安全感,希望时刻有东西支撑自己。名气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锦上添花,对他来说变成必需品。”GQ曾经安排过一档孙宇晨的专访,一位参与过节目制作的工作人员如此评价这位话题人物。

聚焦孙宇晨:币圈的“新贵天使”还是“假面魔鬼”?

他害怕衰老,害怕让人觉得他状态疲惫,为此他极度在意形象。2014年底,为了显得更加英俊,他做了近视眼激光手术。为保持体形,除了躲不开的应酬之外,他强迫自己只吃蔬菜沙拉。

他眼中的世界,除了成功,就是失败,没有中间地带。他希望自己始终是站在时代浪尖上的弄潮儿。“这是一个按了加速键的时代,我绝不能被甩在后面。”

他觉得自己不能无所事事哪怕一秒钟,否则会产生强烈的负罪感。为此他要求自己“7×24小时,除了睡觉,就是工作”,他可以凌晨6点下飞机,8点出现在采访现场,“没人看得出我一夜没睡。”

这直接导致他和一任女友分手。“每到公共节假日,她就要我陪她出去旅游,我觉得完全是浪费时间。你觉得哪里好看,找一个视频看看就好了,为什么要花这么多时间去现场呢?这能为人生创造什么价值?”

“别看我现在好像挺不错,其实一直很焦虑,幸福感一直不强。总觉得还不够成功。”他皱起眉头,表情紧绷。

当别人对他说“不需要在乎别人怎么评价、成不成功,只要自己过得开心就好,不用太紧张”的时候,孙宇晨会如临大敌般面红耳赤地开始敲打桌子:“怎么能自欺欺人呢?绝对不允许这样,太不严肃了。成功当然要有个大家公认的标准,你没有达到,就是不成功。自己再怎么爽,都没有用。就这么简单。”

尾絮语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也许,如同孙宇晨自述的“现在不理解很正常,但我代表着未来”狂言一般,兴许未来的某一天,波场的营销策略和企业价值会逐渐得到社会和公众的接纳;同样,也有可能像业内人士对孙宇晨之流嗤之以鼻的态度一般:波场、癌西哦、增发等等等等概念,不过是他们制造出新型的庞氏骗局罢了。

但这就是如今充满着魔幻色彩和浮躁氛围的格局。

它在一次次的急流中让人看到自己的欲望和在某方面极其突出的能力,从而用后者去满足前者。“孙宇晨们”是这个时代的产物,对他们来说,外界的褒贬似乎从来都不重要。无论是天使还是魔鬼,他们就这样降临于这个错综复杂的年代了。

“孙宇晨们”属于这个时代,这是他们最好的时代。

聚焦孙宇晨:币圈的“新贵天使”还是“假面魔鬼”?

作者:刺猬财经,仅作分享,存在异议请联系平台删除。本文观点不代表刺猬财经 - 刺猬区块链资讯站立场。